網站正在升級中...
您好,歡迎光臨文山市人民法院! 聯系方式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通知公告:
案例評析 當前位置: ag真人游戏玩法 > 審判工作 > 案例評析
從刑事自訴案件看刑事責任與民事賠償之間的關系
發布:文山市法院 發布時間:2014-09-15 瀏覽次數:13490次[]

【要點提示】自訴案件的舉證責任由自訴人負擔,只有提高自訴人的證據意識,增強其舉證能力,才能更好地維護其合法權益。一方面要強化自訴人的舉證意識和風險意識,有針對性地就群眾對自訴案件性質、訴訟知識、證據規則等開展宣講培訓工作,增強自我防護能力;另一方面加強法制宣傳,增加法律?;ひ饈?,依法及時取證舉證。當自己的合法權益受到不法侵害時,受害人應首先向基層組織、公安機關報案,由其予以調解或查處。認為需要直接向人民法院起訴的,應在第一時間收集、保全證據,以免時過境遷證據缺失或滅失。

【案件索引】

(2010)文刑初字第208號

(2010)文中刑終字第156號

【案情】:

自訴人彭自云與被告人彭自國系胞兄弟關系,均居住在文山縣開化鎮大以古社區壩子村,兩人在分家時曾產生矛盾。2010年3月28日16時許,彭自云在鄰居普貴英家飲酒后,回到其居住的本村34號房內抬出彭自國事發前幾天放在該房內的豬食機,被彭自國看見,兩人為此爭吵。后彭自云和彭自國到其兄彭自友家講理,在彭自友家大門口,兩人再次發生爭執,彭自云背部朝下被彭自國按倒在大門口的石階上,彭自國并用右手掐彭自云的脖子時被坐在堂屋的嫂子李樹英見到后勸阻并制止?!?10”民警于當日17時03分接到彭自國的報警后于17時44分到達彭自友家門口詢問雙方,雙方未表示有受傷情況。

2010年3月29日,彭自云到譚自祥家做活計時發現左肩膀疼痛、紅腫,于2010年3月30日到文山縣人民醫院住院診治。其在鑒定(輕傷甲級、八級傷殘)后遂向本院提起控訴。

【審判】

一審法院認為,故意傷害罪是指主觀上有傷害他人身體的故意,客觀上實施傷害他人身體并且需要追究刑事責任的行為。依照刑事訴訟法的規定,刑事訴訟中,控方負有提供證據證實犯罪的責任,認定被告人有罪必須達到“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的證明標準。證據不充分,則指控不能成立。結合本案查明的事實,自訴人彭自云在事發當天飲酒后將彭自國放的豬食機抬出被彭自國發現導致雙方發生爭執是事實,但自訴人彭自云控訴被告人彭自國用木棒打擊致其左肩部受傷的情節,僅有彭自云一人的陳述而無其他證據佐證,僅憑彭自云一份陳述(孤證)不能認定被告人彭自國實施了傷害彭自云左肩部致輕傷的行為,并且自訴人彭自云在案發當天對公安人員陳述無受傷情況,而其對案發后第三天方到醫院的傷情未列舉充分有效的證據排除其他合理懷疑,故該情節本院不能認定。因此自訴人彭自云對被告人彭自國犯故意傷害罪的指控證據不充分,指控不能成立,應依法宣告被告人彭自國無罪。自訴人的委托代理人的代理意見本院不予采納。由于自訴人彭自云所列舉的證據不能證實其損傷與彭自國實施的行為之間存在因果關系,故彭自國依法亦不應承擔本案民事賠償責任。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六十二條第(三)項、《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百七十六條第(四)項、《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二條之規定,判決如下:一、被告人彭自國無罪。二、被告人彭自國不承擔民事賠償責任。

一審宣判后,自訴人暨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彭自云不服遂提起上訴,經二審法院調解,其自愿撤回刑事部分的指控;被告人自愿補償彭自云各項經濟損失1000元。

【評析】

本案爭議的焦點問題主要有兩個:一是自訴人受傷與被告人的行為有無因果關系;二是被告人被宣告無罪,其是否承擔民事賠償責任。

   一、關于損害與行為的因果關系問題。本案中,自訴人與被告人因瑣事發生爭吵抓扯,引起該糾紛的發生。自訴人的陳述之外并無其他證據證實其診斷的傷情系被告人所致。自訴人的受傷,不能確定是被告人造成的,且其陳述被被告人用木棒敲擊著肩膀,無證據證實。自訴人應承擔舉證責任。在雙方發生糾紛后至自訴人到醫院就診這段期間不排除自訴人自傷或與他人發生糾紛致傷情況,由此,不能認定自訴人的損害是由被告人的行為造成的。故本案被告人應宣告無罪。

二、本案爭議的主要問題在于:當事人的法律行為不構成刑事犯罪時,是否應承擔相應的民事賠償責任。由于二種訴訟過程中的證明標準的區別,在刑事自訴案件中,它們并非絕對的同是同非關系。要討論刑事責任與民事賠償之間的關系,首先須從證明標準入手。

刑事訴訟中的證明在不同的訴訟環節有不同的標準,本文主要探討審判環節定罪量刑的證明標準,它指的是法律規定的公安司法機關作出有罪認定所要達到的證明程度。刑事訴訟證明標準在不同的法系各有不同,在英美法系國家中,刑事訴訟證明的標準有兩種主要表述方式:毫無合理懷疑和確信其罪。在大陸法系國家中,刑事訴訟證明標準則表述為“自由心證證據制度”,而法院將被告判決有罪的證明標準則表述為“內心確信”。我國傳統的證明理論認為刑事訴訟的證明要求是達到客觀真實,即司法機關所確定的事實,必須與客觀上實際發生的事實完全相符合,確定無疑;近年我國興起的法律真實說則認為刑事訴訟證明應當達到的標準不是客觀真實而是法律真實,法律真實指的是法院在刑事訴訟中,運用證據對案件事實的認定應當符合刑事實體法和程序法的規定,應當達到從法律的角度認為是真實的程度。在我國司法的司法實踐中則奉行“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的證明標準。我國的刑事訴訟證據制度奉行的是辯證唯物主義認識論,認為人類有認識客觀世界的能力,能夠通過調查研究認識案件的客觀真實,這里的客觀真實體現的是一種對司法證明中絕對真實或絕對確定性的追求??凸壅媸當曜季褪且笏痙ㄈ嗽蓖ü細竦穆嘸っ骼醇煅樗咚現っ魅鮮督崧鄣惱胬硇?。法律真實論者認為我國現行刑事證明標準要求對案件事實形成絕對的認識,辦案人員是難以做到的,違背了真理的相對性原則,而法律真實不要求人們對犯罪事實的認識符合客觀的實際情況,而是只要求符合法律所擬制的真實。相比之下,客觀真實標準體現了對案件實體真實最大限度的追求。但隨著時代的進步,國際社會注重人權的重要性,“無罪推定”原則隨之得到世界各國的廣泛認同。無罪推定從證據法角度來講就是疑罪從無。

我國刑法規定刑法基本原則之一是無罪推定,但絕對追求客觀真實并不符合現階段的國情。在當今司法實踐中,將刑法基本原則和刑事訴訟證明標準有機結合考慮,在案件的審理過程中,尤其是法院判決中,對罪的認定普遍遵循著“排除合理懷疑”這樣一個標準。針對本案來講,審判時遵循無罪推定原則,首先信任當事人是無罪的,在自訴人沒能提供直接證據證明其輕傷是由被告人造成,同時自訴人提供的證據鎖鏈又不能排除其輕傷不是被告人造成的懷疑,在此種情況下,判決被告人有罪就沒有依據,至于自訴人在自訴同時提起的附帶民事訴訟中獲得賠償請求支持,同樣也應根據民事訴訟證明標準來尋求法律依據。

在民事訴訟中,大陸法系對待證事實采取的是自由心證,一般以高度的蓋然性作為心證標準,即依照日常經驗可能達到的那樣的高度,疑問即告排除,產生近似確然性的可能。由于歷史上我國刑民不分的訴訟制度,民事訴訟證據制度長期依附于刑事證據制度,統一用公法的價值取向來審視所有案件的證明標準?!耙允率滴讕?,以法律為準繩”是民事訴訟法體現的民事訴訟統一的證明標準,這樣的標準太過追求案件的絕對真實,有些學者將之稱為“排除一切合理懷疑”標準,它在當今民事審判實踐中是不現實的。后在審判實踐中正式確立了民事訴訟“高度蓋然性”的證明標準。高度蓋然性即指證明雖沒有達到使法官對待證事實確信為絕對真實的程度,但已經相信存在極大可能或非??贍苷媸檔某潭?。

本案中,雙方發生爭執是事實,雙方都對此確認。那么原告人肩膀損傷從何而來?被告人用手按倒原告人后被制止,原告人陳述被被告人用木棒打擊肩膀,報警后,公安機關在現場未提取相關作案工具,現場證人均不能證實被告人用木棒打擊其肩膀,公安人員到現場后也未表明有受傷情況,按照高度蓋然性證明標準,不能據此確信其受傷系被告人所致。故未判決被告人承擔民事賠償責任。(文山市法院刑庭   許躍)

    

上一篇: 視同工傷條款的理解與適用... 下一篇: 關于“平和式”取財行為的定性問題...